购物车图片 购物车
知识百科 Solutions
热线电话
400-6858-553
咨询固话:010-58246881
总部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苑路168号中安盛业大厦2302
企业邮箱:
xsjt@sunsonenzymes.com

一文读懂酶制剂在反刍动物中的优秀应用!

时间: 2020-04-17 作者: 夏盛酶制剂 来源:

近年来,草料和谷物价格不断上涨,饲料成本也随之增加,这对于广大牧场而言无疑是一笔较大的投入,寻求提高饲料转化率的方法和改善动物生产性能已成为当下牧场都在研究的课题,而酶制剂作为一种绿色、天然的生物酶制剂,它具有改善纤维消化和提升动物生产性能的作用,可以较低的投入成本改善动物生产性能,这也是在反刍动物日粮中使用酶制剂的重要原因。

从目前的研究来看,当下反刍动物用酶研究多数集中在纤维分解酶上,通过它可提高纤维消化率,因为增加纤维消化率可增加动物对可消化能量的摄入,也就是生产1公斤牛奶或增加1公斤体重所需的饲料更少,或是动物每千克消耗的饲料可以生产更多的牛奶或增加更多的体重。

下面我们就详细了解一下。

饲料酶主要针对的是饲料的纤维部分,饲草干物质(DM)中的中性洗涤纤维(NDF)含量约为30-70%。即使在理想的饲喂条件下,反刍动物在消化道中的NDF消化率通常也低于65%,而瘤胃中的NDF消化率(可降解性)通常低于50%。瘤胃纤维降解性的改善可以提高全道消化率。同时,瘤胃纤维降解能力的改善使牛通过减少瘤胃中的物质填充而消耗更多的饲料。可以说较高的干物质摄入量(DMI)对奶牛极为有利,因为牛奶的生产会受到可消化能量摄入的限制。据报道瘤胃中饲草NDF降解性每增加1个百分点,DMI每天增加0.17千克,脂肪校正乳每天增加0.25千克。同样,玉米青贮饲料中NDF降解能力每增加1个百分点,DMI每天增加0.12 kg,经过脂肪校正的牛奶产量每天增加0.14 kg(Jung等,2004)。 瘤胃中NDF降解性的提高也刺激了微生物蛋白的合成(Oba和Allen,2000),这增加了牛体内可代谢蛋白质的供应。因此,增加NDF降解能力的酶制剂具有显著提高奶牛和其他高产反刍动物生产性能和饲料转化效率的潜力。

这在夏盛的试验中也得以充分验证,夏盛在内蒙古某万头高产牧场进行了夏盛奶牛专用复合酶的科学饲喂,在该牧场3个月的观察验证中,发现该牧场使用奶牛专用复合酶后奶牛泌乳前期和高峰期每头牛每天平均增加1.2-2.0kg;干物质采食量明显改善,增加牧场奶牛日干物质采食量1.0-1.5kg;日粮能量供给改善,奶牛粗饲料干物质、NDF消化率提高8-10%。

作用方式如下

由于瘤胃微生物生态系统的复杂性和纤维消化的过程,反刍动物酶的作用方式相对未知。酶制剂在瘤胃环境中相对稳定,尤其是通过饲料添加时,饲喂后瘤胃中的条件,例如蛋白水解活性降低和pH值降低,有助于提高饲喂酶的稳定性。此外,饲料底物的存在有助于降低酶对失活的敏感性。外源酶具有增加瘤胃环境中酶活性的能力,但瘤胃水解能力的提高将取决于在瘤胃条件下(即pH范围5.5-6.8,温度39±1ºC)施加到饲料上的酶的用量和外源酶的活性。

在饲喂研究中通常使用的水平下,酶制剂可提高瘤胃中正常存在的约5-15%的酶活性。但定量饲喂酶,瘤胃中酶活性的真正增加是很难定量的。而外源酶和瘤胃微生物酶协同作用,其净作用是整体水解能力的显著提高,超过了各个单独组分的累加作用。

除了提高瘤胃环境中的酶活性外,将酶制剂应用于饲料还可以促进纤维的水解。这种水解以增加表面积的方式改变了饲料的结构。瘤胃细菌主要在草料颗粒的切开或浸软的表面上开始其初始粘附。因此,由于外源酶的初始水解而引起的饲料表面积的变化可以解释为酶制剂刺激了瘤胃微生物对纤维的粘附和定殖。细菌粘附对于随后的纤维细胞壁降解至关重要。有证据表明,在日粮中添加饲料酶会增加瘤胃中的细菌数量。

  而且酶制剂可提高在体内纤维的消化率,肉牛日增重(ADG),奶牛的产奶量和肉牛/奶牛的饲料利用率。将酶添加到高能量需求的高产反刍动物的日粮中是最有效的。于奶牛而言,泌乳阶段对确保酶制剂的作用至关重要。例如,Schingoethe等人(1999)在TMR的草料部分(60%的玉米青贮和40%的苜蓿干草)上应用了酶制剂,泌乳早期的母牛(研究开始时泌乳天数不足100天)的饲料转化效率提高了10-30%,3.5%脂肪校正的牛奶产量增加18-24%。

通常自由采食的牛比限制摄入的牛对酶的反应更好。随意饲喂牛时,纤维的消化率趋于降低,因为在瘤胃中的停留时间相对较短,瘤胃的pH值通常会低于纤维消化的最佳值(NRC,2001)。当饲料在瘤胃中的停留时间很短时,瘤胃中纤维降解率的增加最有可能改善全肠道消化率。因此,酶技术用以满足维持能量时,不太容易使反刍动物受益;而饲喂反刍动物以实现最高生产率时,预计会产生更大的效益。

饲料酶制剂是提高反刍动物性能的高效手段,是要加深对作用方式的了解,并确定关键的酶活性和所需的剂量,从而确保以低成本高效益的方式使用这些酶制剂。

消化纤维的主要酶

   大多数反刍动物饲料酶都含有纤维素酶和半纤维素酶,因为纤维素和半纤维素是植物中主要的结构多糖。但纤维素酶和半纤维素酶的类型在商业酶产品之间有很大的不同,这取决于来源生物体以及该生物体的生长方式。不同来源生物表达的酶活性将极大地影响酶制剂的有效性。

参与纤维素水解的主要酶是内切葡聚糖酶,外切葡聚糖酶和β-葡萄糖苷酶。内切葡聚糖酶随机水解纤维素链以产生纤维素低聚物;外切葡聚糖酶从非还原端水解纤维素链,产生纤维二糖。β-葡糖苷酶从纤维二糖释放葡萄糖,并从还原端和非还原端水解短纤维素链。在这里所有三种酶都是纤维素完全水解所必需的。这其中将半纤维素的木聚糖降解的主要酶是内切β-1,4-木聚糖酶和β-1,4-木糖苷酶,它们分别产生短的木聚糖链和木糖。许多其他半纤维素酶也参与侧链的消化,包括甘露糖苷酶,阿拉伯呋喃糖苷酶,葡糖醛酸糖苷酶,半乳糖苷酶,乙酰-木聚糖酯酶和阿魏酸酯酶。

在商业酶产品中包含许多酶活性,因此确定反刍动物应用所需的关键活性和最佳剂量至今仍是个挑战。困难的部分是外源酶与瘤胃中的微生物酶协同作用很难量化,并且所需的关键活性可能取决于内源性微生物。另外,所需的关键酶活性取决于预期酶作用于其上的饲料的化学组成。因此,一种特定的酶制剂并非对所有日粮都有效,最佳剂量在不同的饲料中也会有所不同。Colombatto等人(2003)在体外评估了26种酶产品,只有一种产品对苜蓿干草和玉米青贮饲料均有效。因此,需要为特定类型的草料配制酶制剂。Eun和Beauchemin(2008)进行了荟萃分析,以鉴定饲料酶制剂中关键的酶活性,这些添加剂可改善体外饲料NDF的降解性。对于苜蓿干草,评估了八项研究的数据,这些研究使用45种酶制剂进行了83种酶处理,对于玉米青贮饲料,数据来自使用23种酶制剂进行61种酶处理的6项研究。所有研究均使用同一批培养体外方法进行,所有酶分析均在同一实验室中使用相同的pH(6.0),温度(39ºC)和底物条件进行,这有助于最大程度地减少酶单位测定方法带来的差异 。酶活性单位的定义取决于方法,并且在实验室之间是有差异的。苜蓿干草的NDF降解率平均提高了12.3%,范围从–32.1到82.3%。同样,玉米青贮饲料的NDF降解能力平均提高了14.3%,范围从–23.3至60.5%。因此,使用某些酶制剂的两种牧草均获得了NDF可降解性的大幅提高。其可降解性的范围表明了产品配方的重要性。同样很明显,如果未优化酶的活性和剂量,酶制剂会对纤维的消化产生不利影响。

对于木聚糖酶,酶的类型和特征似乎比活性单位更重要。Eun和Beauchemin(2007)对13种内切葡聚糖酶和10种木聚糖酶,评估了其改善苜蓿干草体外瘤胃降解的潜力。内切葡聚糖酶中的六种和木聚糖酶中的五种增加了有机物的降解;两种类型的酶产物均观察到高达20%的OM降解增加。添加的内切葡聚糖酶活性(在瘤胃条件下测定)与OM降解之间的相关性中等(r2 = 0.50),而对于木聚糖酶,响应不是添加的活性的直接线性函数。在该研究中,木聚糖酶活性是使用来源小麦籽粒中的阿拉伯木聚糖在pH 5.4和37ºC下测定的,和使用桦木木聚糖在pH 6.0和39ºC下测定。某些单活性木聚糖酶可改善草料降解的事实表明,木聚糖酶很重要,但不能使用标准的活性测定法来预测其反应,这也证实了先前的研究发现(Eun等,2007)。

研究表明,纤维素酶和木聚糖酶的活性均对草料的纤维降解具有有益的作用。虽然纤维素酶活性的浓度对改善草料降解很重要,但对于木聚糖酶,酶的类型和特性比活性更重要。

评估反刍动物酶产品的功效

由于无法准确预测酶活性对酶的反应,因此需要使用模拟其在瘤胃中作用的生物测定方法筛选酶制剂。在缓冲的瘤胃液中进行体外分批培养可以成为选择能改善纤维降解的酶制剂的有力筛选工具。与体内方法相比,体外方法便宜,耗时少并且可以更好地控制实验条件。此外,体外系统可以容纳大量的候选酶。但最终使用快速生长的牛或在哺乳初期的奶牛进行动物饲养研究是评估酶产品是否能提高饲料利用率的最佳方法。

上面提到酶制剂可提高纤维消化率,可为动物提供更多可消化的能量,以供生长或产奶。 但更高的生产率增加了动物对可代谢蛋白质的需求。因此,要确保日粮中的可代谢蛋白质含量符合在使用酶制剂时的需求。而且,使用酶提高瘤胃中纤维部分的消化率会有可能增加瘤胃酸中毒的风险,特别是如果日粮已经高度发酵的话。饲料的瘤胃发酵能力可能对瘤胃pH值产生重大影响,所以如果日粮中淀粉含量高且饲料中没有足够的草料,则日粮发酵能力的进一步提高会导致瘤胃pH值下降。例如,Eun和Beauchemin(2005)向奶牛饲喂仅含34%饲草(以DM为基础)的高浓度饲料,其平均瘤胃pH值为5.6。在日粮中添加酶可使全肠道NDF消化率提高26%(从39.9%至50.2%),导致瘤胃平均pH值进一步降低至5.5,换言之在各方面不合理的情况下饲喂酶会导致瘤胃酸中毒的迹象,例如饲喂后瘤胃pH降低和乳脂降低。因此,在向纤维含量低的饲料中添加饲料酶时必须格外小心。为了避免瘤胃酸中毒,使用酶制剂时增加饲料中草料的比例(或降低淀粉含量)是有利的。酶在为牛的生产者提供饲喂高纤维日粮机会的同时,保持了其生产性能,最大程度地减少消化不良等情况。

结论

饲料酶的使用,在改善反刍动物对饲料的利用方面具有巨大潜力,已有大量报道显示某些酶制剂在牛奶产量、增重和饲料转化效率方面有积极作用,但不同牧场反应的结果却不一致,设计能够提供增强目标底物饲草降解能力所需的酶制剂将可提高该技术的有效性。

夏盛根据奶牛、肉牛羊生理特点和全混合日粮结构,匹配设计了奶牛专用复合酶、肉牛羊专用复合酶、青干贮专用复合酶等产品,适用于不同的养殖动物和应用场景,帮助广大用户以最低的成本获得最佳的效益。


  • 相关推荐 / solution More
  • 点击次数: 0
    2020 - 04 - 17
    近年来,草料和谷物价格不断上涨,饲料成本也随之增加,这对于广大牧场而言无疑是一笔较大的投入,寻求提高饲料转化率的方法和改善动物生产性能已成为当下牧场都在研究的课题,而酶制剂作为一种绿色、天然的生物酶制剂,它具有改善纤维消化和提升动物生产性能的作用,可以较低的投入成本改善动物生产性能,这也是在反刍动物日粮中使用酶制剂的重要原因。从目前的研究来看,当下反刍动物用酶研究多数集中在纤维分解酶上,通过它可提高纤维消化率,因为增加纤维消化率可增加动物对可消化能量的摄入,也就是生产1公斤牛奶或增加1公斤体重所需的饲料更少,或是动物每千克消耗的饲料可以生产更多的牛奶或增加更多的体重。下面我们就详细了解一下。饲料酶主要针对的是饲料的纤维部分,饲草干物质(DM)中的中性洗涤纤维(NDF)含量约为30-70%。即使在理想的饲喂条件下,反刍动物在消化道中的NDF消化率通常也低于65%,而瘤胃中的NDF消化率(可降解性)通常低于50%。瘤胃纤维降解性的改善可以提高全道消化率。同时,瘤胃纤维降解能力的改善使牛通过减少瘤胃中的物质填充而消耗更多的饲料。可以说较高的干物质摄入量(DMI)对奶牛极为有利,因为牛奶的生产会受到可消化能量摄入的限制。据报道瘤胃中饲草NDF降解性每增加1个百分点,DMI每天增加0.17千克,脂肪校正乳每天增加0.25千克。同样,玉米青贮饲料中NDF降解能力每增加1个百分点,DMI每天增加0.12 kg,经过脂肪校正的牛奶产量每天增加0.14 kg(Jung等,2004)。 瘤胃中NDF降解性的提高也刺激了微生物蛋白的合成(Oba和Allen,2000),这增加了牛体内可代谢蛋白质的供应。因此,增加NDF降解能力的酶制剂具有显著提高奶牛和其他高产反刍动物生产性能和饲料转化效率的潜力。这在夏盛的试验中也得以充分验证,夏盛在内蒙古某万头高产牧场进行了夏盛奶牛专用复合酶的科学饲喂,在该牧...
  • 点击次数: 0
    2020 - 03 - 17
    中医药是我国传统医学的瑰宝,是华夏上下5000年璀璨文化的结晶,在当下医学高速发展的今天占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它不仅反映了中华民族对生命、健康和疾病的认识,也是我国医学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对于它的提取制备也是有着相当严格的要求,下面我们一起来详细了解一下。提取物从医学角度来讲一般分为植物提取物(包含中药提取物或草药提取物),动物提取物。而通常意义上讲的提取物一般是植物提取物、中药提取物、动物提取物三种。我国的植物提取物产业由于受到传统中医药文化的影响,具有着独特的发展优势并凭借其丰富的资源优势和技术优势让我国成为了世界上最重要的植物提取物供应国之一。植物提取物是生物医药的核心原料,目前已被广泛应用于植物药、食品添加剂、功能性食品、化妆品等生产领域。随着21世纪生物医药的迅猛发展,在新的医学模式影响下,具备活性或功能性的植物提取物产品备受市场青睐,具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对推动医药对外贸易发展意义重大。2010-2017年中国植物提取物行业销售情况2010-2017年中国植物提取物行业供需平衡情况地域方面,陕西、湖南和四川是我国植物提取物三大主产区,这三省植物提取产业起步较早,药用植物资源相对丰富,目前已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优势。近几年,江浙粤地区和河南地区的植物提取物也取得了不错的发展。2017年我国植物提取物产值区域格局如下图所示:2017年我国植物提取物产值分布格局总体来说植物提取物作为刚性需求的产品,世界很多国家对其都有着很大的需求,加之中国保健品市场的全面开放,植物提取物市场也变得空前大好,在国内市场和国外市场同时拉动的情况下,植物提取物产业的未来发展前景可期。预计到2023年行业规模将突破341亿元。图表3:2018-2023年中国植物提取物行业市场规模预测(单位:亿元)市场前景虽大好,但需要高效的提取工艺技术来支持,目前,很多传统提取工艺的弊端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 点击次数: 0
    2020 - 02 - 15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感染升级,患病人数的逐渐增加,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有效的防控措施,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消毒措施“,这一点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李兰娟也有提到,她表示:“新型冠状病毒怕酒精不耐高温”,也可以这样理解,在当下,酒精消毒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时,这在相应研究中也有所表明,据研究数据显示:“引起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存在多种传播途径,潜在风险之一的就是通过一些表面接触,如电梯按钮、门把手等地方传播,而75%酒精恰好可以杀死新型冠状病毒。”因而多被用于这些部位的消毒灭菌。对此,夏盛也全力开展了全面的酒精相关生产酶的生产,以精益求精的服务理念为我国的酒精生产助力。夏盛全面结合了酒精生产的特点及酒精生产企业的生产方式,不断改进研制出了具有高性价比的夏盛耐高温α-淀粉酶(酒精生产用型)。夏盛耐高温α-淀粉酶(酒精生产用型)以出色的耐温性、耐酸性(pH可低至4.8)、广泛的适应性被用于来源于玉米、木薯、小麦等淀粉质原料的液化,它可以快速降低糊化淀粉的粘度,提高醪液的流动性,利于管道输送,有效降低残淀粉含量,提高酒精产率,让液化效果稳定,确保了工艺和产品质量的稳定。如今,酒精的生产已经离不开酶。以淀粉为原料时,从淀粉液化、糖化到发酵都有酶的参与。酶的使用不仅使生产过程更温和、更安全、更经济,让其效率更高,同时也能减少污染排放。夏盛高效的葡糖淀粉酶能快速将液化完的淀粉分解成葡萄糖,该葡萄糖淀粉酶来源于黑曲霉,有效pH范围:3.5-6.0,最适pH范围:4.0-5.0,它在糖化过程中有着出色的表现,它能够最大限度降低糊精含量,提高葡萄糖得率,提高酵母的发酵能力及发酵速度,可以缩短发酵周期和提高出酒率。酸性蛋白酶则能水解醪液中的蛋白质,增加α-氨基氮含量,为酵母发酵提供养分,同时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原料,降低排放,提升产能,促进酵母发酵,使其效益最大化。针对某些淀粉原料中含...
  • 点击次数: 0
    2019 - 12 - 25
    随着时代的高速发展,人们对生活品质、饮食健康也都提出了新的要求,这于养殖行业而言无疑是一种巨大的挑战,尤其在当今肉、蛋、奶制品的安全要求下、环保部门的严格管控下,“健康、优质、高效、环保”已成为当下养殖行业的首要要求。饲用酶制剂作为一种绿色的生物催化剂可以有效的解决以上问题,它具有提高饲料资源利用率,控制环境污染,增加养殖业经济效益的作用,并广泛应用于饲料行业。今天小编就为大家讲讲饲用酶制剂在奶牛养殖中的运用。外源酶制剂应用于猪、鸡等单胃动物作用机理目前已基本确定,但在反刍动物营养领域的应用研究起步却相对较晚,起初学者认为反刍动物自身合成的酶足够消化纤维饲料,加之外源酶制剂在反刍动物瘤胃内会受蛋白质分解菌的破坏而失活,所以很多人都认为外源酶制剂应用于反刍动物是没有必要的,其实外源酶制剂能够在反刍动物瘤胃中稳定存在,并且在促进反刍瘤胃功能,提高其生产性能方面具有重要作用。这一点已经过研究得到证实。就以奶牛养殖为例,据王红梅(酶制剂在反刍动物应用中的研究进展,草业学报,2017)总结近15个试验30余个处理关于酶制剂对奶牛的影响研究得到:酶制剂处理平均提高干物质采食量(DMI)(1.0±1.3)kg/d,干物质(DM)消化率提高(4.2±3.5)%,中性洗涤纤维(NDF)消化率提高(6.8±7.3)%,产奶量提高(1.1±1.5)kg/d。★在陈雅坤(复合酶制剂对瘤胃发酵及泌乳早期奶牛生产性能的影响,草业学报,2018)中,通过在日粮中底物中添加奶牛专用复合酶进行瘤胃体外发酵,结果显示:添加奶牛专用酶制剂可提高体外48h总产气量,显著影响发酵液中总挥发性脂肪酸浓度和乙酸浓度,丙酸浓度有增加趋势。★赵连生(饲粮中添加复合酶制剂对奶牛瘤胃发酵、营养物质表观消化率和生产性能的影响,动物营养学报,2018)分别在高产奶牛基础饲粮中添加0.10%、...
  • 点击次数: 0
    2019 - 11 - 27
    说起“减抗替抗”这个话题,想必这是当下行业内最热的话题了,作为大势所趋,行业内因此也面临着诸多新的挑战,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公告第194号中明确指出,自2020年1月1日起,除中药外的所有促生长类药物饲料添加剂将全部退出,2020年7月1日起,饲料生产企业停止生产含有促生长类药物饲料添加剂的商品饲料,这不仅意味着传统养殖到绿色养殖的转变,更意味着无抗时代的来临!众所周知,我国是全球饲用抗生素使用量较大的国家,在我国的畜禽养殖的大环境下,饲用抗生素的使用虽然对预防动物疾病、提高生产性能、降低养殖成本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但也存在着诸多潜在风险,饲用抗生素的不当使用,不仅会造成细菌耐药性的加速传播,增加环境中致病菌抵御抗生素的可能性,导致抗生素失效,还会在动物产品中残留,影响动物健康。对此世界各地也开启了全面的禁抗行动,1986年瑞典最早禁用促生长抗生素;1998年丹麦禁用饲用抗生素;2006年欧盟全面禁用促生长抗生素;2016年我国开始停止硫酸粘杆菌素用于动物促生长,今天,夏盛以动物健康为导向,研发全新饲用葡萄糖氧化酶、饲用复合酶,为减抗、替抗养殖开辟新领域。下面我们就一起来详细了解一下它们吧!葡萄糖氧化酶是一种潜力巨大的酶类,其生成的葡萄糖酸可降低胃肠道内的酸性,并为益生菌创造了有利的生长环境。它通过氧化反应消耗胃肠道内的氧含量,营造厌氧环境,抑制病原菌,促进厌氧益生菌增殖,反应过程中会产生过氧化氢,其氧化能力可以广谱杀菌,使肠道内微生物数量下降,使有益菌形成微生态竞争优势。此作用机理与抗生素有明显区别,不会产生抗药性或药物残留,是绿色生态养殖的一条捷径。饲用复合酶Ⅰ型(SF-100)作为另一条捷径,减抗时代的先行者,同样也能高效降解饲料营养物质,解除抗营养因子负面效应,提高动物对营养物质的吸收及转换,缓解高强度饲养对动物肠道带来的损伤,全面改善其肠道微生态环境,调节...
特色服务
关于我们
  • 官方微信
关键词 :
Copyright ©2013 - 2017 夏盛(北京)生物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X
5

电话号码管理

  • 400-6858-553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1

QQ设置

展开